<i id="xeboz"></i>

  • <ruby id="xeboz"></ruby>
  • <font id="xeboz"></font>
      <i id="xeboz"></i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廣西南寧仁孚商標代理有限公司 >> 新聞動態 >> 行業資訊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  行業資訊

            社會廣大輿論促進法制建設,郎永淳事件后要讓“代駕碰瓷”受害者敢于報警



            來源:法制日報   原標題:要讓“代駕碰瓷”受害者敢于報警

              不能姑息涉嫌犯罪的危險駕駛行為,更不能縱容滿含惡意的敲詐勒索行為,這既是社會公眾的普遍期待,也是對司法機關智慧的考驗

              看到新聞上最近出現“代駕碰瓷”事件,杭州的單先生恍然大悟:自己之前和朋友遇到過的車禍,原來極有可能是一起騙局。事情是由央視前主播郎永淳引發的,未經官方證實的消息稱:郎永淳酒后本來是叫了代駕,但快到目的地時,代駕借故離開,他見離家很近,就想自己開回,沒想到剛開,就被一車剮蹭,對方要求私了,索賠金額甚高,郎永淳不同意,對方就報警了(11月1日《錢江晚報》)。

              在全面依法治國的社會大環境之下,個人一旦被認定為犯罪,即便免予刑事處罰,也會對個人的生活和工作造成巨大影響。無論是根據公務員法還是勞動法,職工被追究刑事責任就是被開除的法定理由,而且犯罪記錄還會影響未來的生活,個人的名譽和利益都會受到難以挽回的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在司法實踐中,危險駕駛罪的量刑大多數都會適用緩刑,有些情節顯著輕微的還會免予處罰。但是罪名成立之后,即便沒有被刑事處罰,其他方面的懲戒也會讓危險駕駛者望而生畏,這種畏懼甚至大過對刑事處罰本身的畏懼。“代駕碰瓷”的實施者其實就是準確抓住了危險駕駛者的軟肋,尤其對于非常顧及個人形象和職業崗位的司機。大部分“代駕碰瓷”的受害人寧愿接受敲詐勒索也不愿意報警處理,這無疑是對敲詐勒索犯罪的極大縱容??墒沁@種無奈的選擇似乎又有可以理解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危險駕駛行為是一種刑法意義上的惡,敲詐勒索同樣也是一種惡,但是“代駕碰瓷”受害者的惡要小于敲詐勒索者。評價一種犯罪行為,應主要從行為的主觀層面、客觀行為、社會危害性、認罪態度等方面進行綜合評判。“代駕碰瓷”受害者并沒有直接故意的犯罪動機,他們很清楚醉駕涉嫌犯罪,就在客觀行為上主動請代駕。代駕卻故意把車停在距離目的地較近的地方,醉駕司機通常是剛啟動車就遭遇了碰瓷,畢竟車速快時碰瓷者自身也很危險,所以說“代駕碰瓷”受害者的社會危害性要遠小于全程自駕者。況且這種被迫自駕大部分是因為“代駕碰瓷”者設置陷阱,沒有直接的故意,持續時間極短,行駛距離也極短。這些通常有行車記錄儀的視頻證據,小部分是因為過于自信、心存僥幸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刑法、刑事訴訟法的精神,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行為不認定為犯罪。如果結合法理和情理綜合評判“代駕碰瓷”引起的醉駕案,被碰瓷者如果選擇主動報警,應該視為自首,就有可能符合“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為罪”的法律精神。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《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(二)》(試行),今年5月1日起在全國第二批試點法院進行量刑規范改革試點,其中明確“對于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被告人,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,不予定罪處罰;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,可以免予刑事處罰”。如果能有不予定罪處罰的指導性醉駕案判例作為支撐,無疑會給遭遇“代駕碰瓷”受害者吃下一顆定心丸,讓他們敢于報警。

              “代駕碰瓷”現象的發生不能僅讓受害者吸取教訓了之,而是要讓受害者敢于報警。不能姑息涉嫌犯罪的危險駕駛行為,更不能縱容滿含惡意的敲詐勒索行為,這既是社會公眾的普遍期待,也是對司法機關智慧的考驗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(責編:董曉偉、王倩
            分類:行業資訊
            上一篇:15年來中國商標局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標局
            下一篇:成立公司注冊商標 濟南燒烤進軍外地,擴大企業經營,成立老字號

            相關信息